• 论创意在广告设计中的重要性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作家张炜通过心理描写讲述了文革期间一对恋人的经历,通过对往昔的回顾,折射出文革期间人性。书中每一页几乎都包含有深刻的哲理,发人深省,又时刻在拷问每个读者的灵魂。让人汗颜,又让人如醍醐灌顶,警醒起来。本文试从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分析本作品的价值。 关键词倾诉;思想性;艺术性 再次翻开《柏慧》,概念中形成的再也不是虚构的文学小说,而是一卷实实在在的厚重的心灵史书;眼睛看到的再也不是一行行一页页毫无生命的文字,而是一个作家饱含深情和热情的发烫的跳动的心;耳朵听到的再也不是一串串沉重而又哀怨的叹息,而是一声声斗士般的震彻世界的呐喊。而内心感受的是张炜浓烈的对现实的道德感与责任感,还有来自灵感的鞭笞与拷问。我不得不说,这是我有生以来读过的最好的一部书。 在《昨日里程——张炜访谈》中,记者这样问张炜“从你写小说至今,哪几部作品对于你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,让你倍加珍爱?”他说“《柏慧》对我来说可能是这样。它当是我珍爱的一部书”,“到目前为止,《柏慧》是我所有作品中,获得读者特别是年轻读者赞誉最多的一部书。我今天不由得感谢他们。我觉得生命正在跨越一条线,我在用一部真实的书告别昨日里程”。我也以为,虽然此书写在十多年前,然而放在十多年后的今天再次聆听,对我们每一个人,尤其是我们青年都能找到一些自己需的一些东西。 书中是一次长长的诉说。叙述者的声调是一种倾诉,在滔滔的自述,我们看到了一族人经历的挫折、蹂躏与他们现在所处的尴尬境地。倾诉对象在文本中有两个,一个是柏慧,一个是老胡师。越过他们的肩头,叙述者也许还注目着他们背后更广大的潜在对象——有良知的读者。但是,无论对象是谁,小说所倾诉的内容是一致的,叙述者期待唤起的反应是同一的。但在两个显在倾诉者中,叙述者意欲达到的倾诉效果是不同的。当叙述者朝向柏慧时,他愿意细数身边所发生的一切,这一切在自己心灵上激发的每一回响,他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和盘托出,他需她的同情、支持,他进而意图改变对方。而当叙述者转向老胡师时,他所渴望的是消除某种误解,他申明,辩白,求被理解。 老胡师作为青月的精神导师,今天对叙述者的选择与追求法发生怀疑,使得叙述者不得不做出耐心的解释,不愿在前行的路上变得更加孤单,更重的,还是明了。澄清一种公正的事实。当叙述到自己主动与其分道扬镳的人和耻于为伍者时,他所表现的愤慨抑郁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自己精神的清高与激越。叙述者“我”很大程度上代表着张炜的价值判断与精神追求。 对老胡师,叙述者的反应是被动的。正是因为自己不能得到老师的赞同而只被原谅,就必须向老师更明确真切地表白自己,向他剖析周围的世界,理清自己与周围人的关系,最终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,同时也把反对自己的人的不义给曝光,显明出来。然而,“我”对柏慧的倾诉则不同与老胡师,这是一种主动的一往情深的诉说。这种心灵与心灵的沟通与连贯显然较之于妻子梅子更为密切。柏慧是全部叙述内容的主接受者,但这施受之间的关系毫无客观基础,甚至是一种虚拟。柏慧是叙述者寻求的一个心灵契合者的象征,是一根精神拐杖,是身在沙漠中的一片绿洲。在这种单向的叙述中,我们几乎听到来自接受者的任何反馈信息。从某种程度上,我们甚至可以说,柏慧就是广大读者中真正与作者志同道合的心灵相通者。这是作者对真正心灵契合者的呼唤和渴望。 这种倾诉时独特的,从而形成了《柏慧》独特的文体——书信体。作品之所以存在如此的争议,很大一部分就是由这种叙方式引起的。 有人说“只凭一种倾诉式的叙述难以给长篇定一个稳定的基础。由带着浓重主管情绪诉说的历史事实,给人的印象总是这是某种特殊的主观感受,这不过是某个人的个人情怀。即使事实里包含着真理性的内容,也难以让接受者形成小说的确写出了客观真理的共识。” 然而,我认为,方式的独特,只是由于书写的需,主管的情感固然加进去的多,然而这样并不妨碍对现实表现的公正力度。因为作者是一个严肃的作家,在《昨日里程——张炜访谈》中,作者这样说道“人到了现在的年纪,已失去了在写法上闹怪的心情。它其实是很典型的歘弄的小说写法,没有什么新鲜。”至于反映现实,我倒觉得《柏慧》的一大特点就是对现实做出了深刻的观察与批判。它为我们表现了一个再真不过的现实。这是张炜与现实之间的一次短兵相接,以一部长篇的方式与现实进行了一次刺刀尖晶的肉搏。 美丽安宁的葡萄园是被侵害的缩影和典型。“如果地下海水倒灌的趋势不能抑制,那么几年之内我们葡萄园的灌溉和饮水都会成为问题……更重的是芦清河的污染正在变得无法收拾,河水开始变黑,平原上所有引路清河的工程都在考虑下马,因为这样做已经没有意义……芦清河是小平原上最重的一条河流,它的毁灭或许最终会导致小平原的毁灭”。 作品还为我们描绘了一群“极丑陋又轻如鸿毛”的污浊的魔鬼,比如瓷眼,柳荫,又比如鹰眼,柏老。我们单看那位瓷眼所长吧“所长的工作太忙了,太神圣了,然而却并不因此而变得麻木不仁,不食人间烟火,他善于利用各种机会与群众打成一片,即便是刚刚从高中和大学毕业的小姑娘也并未轻视。”短短百余字,用反讽的手法将黄假道学的丑态描绘的淋漓尽致。 然而,作者在怎样看待评价现实上,有着坚定不移的信念,这就是永远站在时代的真正的劳动者一边,永远站在时代被侮辱者和被损害者一边(这里的被侮辱者和被损害者不仅指人,也指大地与自然)永远为贫穷和弱小者伸张正义。 我觉得,《柏慧》并没有真正关心的人,它只关心一个与朋友相关的社会,人文环境。而且,因为叙述上过分自信,使张炜在一些浅薄的伤感主义、温情主义的经验里浪费了太多的笔墨。但我以为,真正的激愤总是好的,因为它毕竟还不是那么浮躁和廉价。人变得没有激愤了,这多么可怕!或许也会有人问,这些激愤与呐喊有用吗?我说“真得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淋漓的鲜血!” 书中每一页几乎都包含有深刻的哲理,发人深省,又时刻在拷问每个读者的灵魂。让人汗颜,又让人如醍醐灌顶,警醒起来。比如作品中有很多的关于因为真正知识分子的篇幅“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有起码的洁净,首先是心灵的洁净,其次是专业的造诣。污浊的人是不会有好的判断,污浊是罪恶蔓延的根源”。还有关于人类知性的问题“人类多么渺小,但人类有知性,只有这一点才显出了他的伟大,人类于是只剩下了知性——那么人类就该与一切毁灭知性的东西做永不屈服的斗争。为了它,人类应该强烈维护与之有关的一切,比如追忆的能力,比如验证和比较的能力……人类特别忠诚,把感情的分量压在头顶,只有这样,人类才能永恒”。 《柏慧》像一本教科书,教会我们如何健康成长,值得我们逐字咀嚼,张炜更是严肃深刻的作家,有高山仰止的品质,是我们道德灵魂的导师。 参考文献 []张炜.柏慧[M].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,. []孔范今,施战军.张炜研究资料[M].济南山东文艺出版社,. []张炜.写作《柏慧》、《家族》随感—长篇小说创作札记[J].当代作家评论,.

    上一篇:雪花的抽泣声

    下一篇:浅析大学生创新能力培养